街头表演条件简陋,但和观众更近了 _中国经济网——国家经济门户

街头表演条件简陋,但和观众更近了

2018年05月16日 08:47    来源:解放日报    诸葛漪

  上午7时,杂技演员郑永强进行每日必做的早功训练; 歌手张艺从家到市中心要乘一个多小时地铁,为了10时的街头演出,要争分夺秒;从事易拉罐手工艺制作的李雄刚相对轻松,这几天他在上海大世界表演,兼带学生……与上海这座城市忙碌的节奏同步,每个街头艺人都有自己排满的行程表。

  表演精彩,引外国观众来求教

  “我得用英语告诉外国观众,我的手抬起来,请欢呼;手放下,保持安静。万一他们不能明白我的话,气氛就尴尬了。”郑永强反复念叨着“抬起、放下”的英文,显然这段准备时间压力不小。今年他刚成为上海最新一批持证上岗的街头艺人,就接到一个重要任务——赴新西兰参加元宵节庆典,9天演出27场。

  应新西兰文化基金会邀请,上海已连续9年委派演出团队参与新西兰元宵节庆典,今年第一次由街头艺人挑大梁。“我们只有做得比之前更有新意、更加精彩,才能确保项目的顺利延续。”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会长韦芝说。

  去年6月初,新西兰主办方到上海挑选节目,上海街头艺人组织了一台包括戏曲、音乐、舞蹈、杂技等各类艺术形式的中国特色节目,郑永强和李杰的杂技《空中漫步》、萨克斯管艺人华俊、表演呼麦和冬不拉的宋柏华等,凭借“一专多能”入选。

  今年在新西兰参加元宵节演出的中国团队有3个,上海团只有5位演员,赢得的喝彩声却不少。演出时,华俊巧遇上海街头旧相识,“一位当地观众兴奋地打招呼:我认识你们,你们在上海南京路静安公园门口表演过。没想到我能在这里见到你们!”宋柏华不仅擅长独特的呼麦演唱,还能击鼓和弹奏冬不拉,一个人相当于一个组合。每次他唱呼麦,观众席瞬间爆发“Amazing!(妙极了)”的赞叹声。

  第19届奥克兰元宵节开幕式上,郑永强的《变脸》成为唯一入选的中国节目,“登台前1个小时,我就穿好戏服,长时间戴着脸谱有点闷,但激动使我忘了闷,只听到心脏怦怦在跳。”郑永强和搭档李杰还在毛利族学校表演 《快乐草帽》,邀请学生一起表演,准备已久的英语终于用上了,孩子们报以掌声、笑声、尖叫声。

  从新西兰回到上海,在徐家汇公园进行表演,郑永强仍保持着爽直的本色,“平时在剧场、社区文化中心、游乐园舞台演出多,有灯光舞美陪衬,心理负担小。街头表演条件虽然简陋,但和观众更近了。这几天天热,有阿姨带着孙辈看我的杂技,还特地买了一瓶水递给我,还有外国观众看到我表演‘彩帽’,兴致勃勃来求教。”

  有人走有人来,总体人数稳定

  2015年张艺成为第2批持证街头艺人,“我向往街头表演很久了,看到上海推出第一批街头艺人,且持证上岗,无后顾之忧,赶紧报名。”前几年,张艺常在南京西路附近表演,赢得不少粉丝,“一对父子经常看我演出,有好几年了。我们还互加了微信,我教他儿子弹吉他。”

  现在张艺有了新任务,作为艺人督导,每周一开会,负责演出日程管理。下午,他和其他督导用两个半小时排出本周各演出点班次,“如果电脑能自动生成表格就好了!”张艺飞快地在手机上打字,联系艺人们,确认演出时间、地点。

  忙了半天,张艺笔记本上的表格终于填满了,“好在有人走了,有人来了,我们的艺人总体数量保持稳定。”演出三年来,他发现观众的欣赏水平越来越高,“过去一人弹唱就好了,现在大家希望看到组合,键盘、吉他、鼓一起上,才能有更好的效果。街头艺人也在不断扩充行头。”

  一群新上海人在张艺带领下组成吉他联奏阵容。平日里,他们还做原创音乐。流行乐演唱组合俞涵译、刘丽媛2016年秋天领到上海街头艺人表演证,这对夫妻档也是最受欢迎的街艺组合之一。和众多年轻人一样,他们说:“在街头不是单纯的表演,而是在传播一种文化,把快乐带给大家。”

  积累经验,表演扩展到公园商场

  百余人的街头艺人团队中,李雄刚作为首批8个持证上岗街头艺人之一,资格最老。1998年起,李雄刚在豫园商城开设窗口,专门从事易拉罐手工艺制作,直到2014年,他报名做街头艺人,工作点从豫园搬到街头。李雄刚的作品《外滩记忆》 如今摆放在上海大世界非遗传承板块展出,今年他又和几位街头艺人在美国纽约参加“欢乐春节·上海文化周”演出。

  李雄刚收零钱的箱子用红色易拉罐拼接而成,别致醒目。张艺、郑永强看得双眼放光,“这个箱子好玩!”面对新人郑永强,前辈可传授的经验很多,比如“收零钱的帽子大一些,放在醒目位置;现在很多人不带零钱,别忘了印个有二维码的牌子带着;演出40分钟,休息一段时间,等新观众来了继续演。”

  更多时候,李雄刚关心的还是团队的大局,“持证上岗好,我们有次去新的演出点,安保、特警反复张望四次,看到我们有证就放心了。”如果演出靠近居民楼,他会自己先上楼去听听音量大小,防止扰民。

  为了街头艺人能够堂堂正正走上街头,市演出行业协会与市文广局相关部门筹划多年。在静安区进行街头艺人试点的头一个月,区文广局、区绿化市容局、市场监督管理局、城管执法局等14个部门联合参与。演出地段一开始选择嘉里中心附近,因为该地段白领多,相对素质较好,在积累了经验后,街头艺人表演点才慢慢扩展到人流量更大的公园、商场。

  有艺人直言,站在街头哪个位置演出与收入密切相关,当然希望表演区域的游客越多越好。不少人也通过街头演出获得工作邀约。韦芝表示,上海街头艺人将表演融入城市公共空间文化品牌,已形成可复制的经验,从事前审批转向事中事后监管,从单纯监督管理,向监督和服务一体化迈进,充分发挥市场主体积极性,“希望大家在选择去哪里玩的时候,关注一下街头艺人的表演区域。”

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>>>>>

(责任编辑: 林秀敏 )

街头表演条件简陋,但和观众更近了

2018-05-16 08:47 来源:解放日报
查看余下全文